食色注册界面

一路向前,苏昊漫无目的,心情复杂莫名,别说孤寒没有信心,就是他现在也没什么信心找到那长生草的所在,因为这片世界着实太大了。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小魔尽力而为吧!”

蓝魔叹息。

“轰隆!”

突然,一阵巨响至远方传来,其音隆隆,打破了此地原有的宁静!苏昊心头震动,急忙转身凝视望去,不过可惜的是,距离太远了,他根本无法捕捉到,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处,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他却能隐隐猜测到,那应该是孤寒在出手……“嗷!”

然而,就在苏昊愣神的刹那间,只听在那距离他不足百丈开外的昏暗山谷中,竟突然炸开了一阵惊天动地的猛兽咆哮声,其音宛若龙吟,撼动天穹,震人心魄!与此同时,只见一道庞大而又修长的黑色巨影,忽然从那山谷中冲天而起!“卧槽!”

当苏昊看清楚那道恐怖的身影时,心都没差点跳出嗓子眼!那竟是一头通体缭绕黑色气焰的骨龙,体长少说也有百丈之余,浑身没有一丝血肉可言,其面目既狰狞又慑魂,裹带着一股滔天阴煞之气,俯冲向了苏昊!“给我滚!”

苏昊哪里还敢迟疑?

他当即便运转起了体内神元,加持在了鬼帝之眼中,朝着那条恐怖而又狰狞的骨龙便是一瞪!“嗷!”

然而,令苏昊感到震惊的是,那家伙竟然没有当场崩灭,反而还冲着苏昊张开骨口,展现出了它那口狰狞的獠牙,猛力嘶吼了一声,其音撼天动地,威压盖天,莫不令人心魂颤悸!敢情要是谁被那张嘴巴咬上一口,估计就算是修有不灭金身,恐怕也只有当场毙命的份!“你妹的!”

苏昊一步迈开,快速向后倒退,而在这个过程中,他还在不断地利用眸光,瞪那骨龙。

长发美女一袭白裙温婉气质迷人甜笑写真图片

但让他感到失望的是,他那能震慑一切邪祟的目光,貌似失效了?

最为可怕的是,那条骨龙俯冲而来的速度,快得令人发指,宛若一道划破了虚空的黑色电光,所过之处,阴风浩荡,虚空都在不断翻涌,煞气熏天!“哧!”

来不及多想,苏昊当即一把便抽出了背上的蓝魔,同时也是将其斗天法纹,加持在了蓝魔的刀身之中,登时只见蓝魔通体火光炽盛,刀尖之上更是喷涌出了一道长达数十丈的烈焰气息!那是由斗天剑气所呈现出来的一面,绚烂而又刺目,且裹带着苏昊的本源天火神焰!没有丝毫犹豫的,苏昊果断出手,手起刀落,朝着那张开骨嘴的骨龙脑门,猛力一斩落下!“锵!”

这一斩正中在了那骨龙的脑门上,但令人感到惊愕的是,坚硬如同帝金一般的蓝魔刀刃,在斩中那骨龙脑门之际,竟喷溅出来了一道冲天的火花,且发出了一阵刺耳的金属之音!那骨龙脑袋的坚硬程度,貌似一点也不比蓝魔的材质逊色?

“这尼玛……”在这一刻,强势胆大犹如苏昊,面色都略显得有点苍白了起来!“牢头赶紧跑啊!”

蓝魔一阵惊呼,且急忙补充道:“这乃是一头远古真龙的身躯,而且它生前的修为,小魔猜测至少也达到了虚帝境,它并不是什么英灵,我若元神没有恢复过来,你是根本砍不动它的!”

闻言,苏昊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甚至都有点懵了神!难怪他的眼神不起作用了,原来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英灵,而是一头拥有虚帝之躯的远古真龙!但这家伙怎么活过来的?

太不符合逻辑了吧?

难不成这还是一条变了异的僵尸龙?

“嗡!”

不敢停留半分,苏昊当即便催动起了,那氤氲在他肩胛骨中的朱雀翎法纹,两道火色纹冲天,瞬间便在苏昊背后,形成了一对看似并不完美的火色羽翼。

“嗖!”

只见他一步迈开间,瞬息便消失在了此地,让那骨龙一口咬了个空……悸动之下,只见苏昊接连迈出了数千步,在朱雀翎的加持之下,他每一步迈出都足有千里之遥,速度快得出奇,若拿闪电来相比,都显得有点逊色。

显然,那骨龙已经被他甩得不知所踪。

“遭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这才缓过神来,情不自禁地便大叫了一声不妙!因为他刚才那受惊一跑之下,少说也有上百万里!心寒的是,如今周围环境相同,四处昏暗一片,远处漆黑如墨,他已不知道这是什么方位、自己身在何处了……上百万里的距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确切地来说,他即便是利用鬼帝之眼,现在能够探寻的范围,也不会超过一千里地。

如今体内的元力,已经下降到了不到三层,纵是要原路返回,也得找准方向啊?

这可如何是好?

“蓝魔,你可还记得我们所来的方向?”

苏昊疑问道。

“你刚才动用朱雀翼,跑的实在是太快了,小魔还很虚弱,自然不知道方向了。”

蓝魔弱弱地回应道。

闻言此话,苏昊的心都凉了半截,这下麻烦大了!“呜呜呜……”然而就在这时,只听下方那片昏暗而又朦胧的山谷中,竟忽然回荡出了一阵阵悲鸣之声,而且那种悲鸣,远比一开始在仙荒中听到的恸哭,更为清晰响亮与刺耳!仔细放眼山谷下方,只见那昏暗而又长满了黑色植被的地面上,竟伸出来了成千上万只,白铮铮的骨手,成片挥舞、抓捏,景象异常可怖,若要拿地狱来形容都不为过。

苏昊看得头皮都是一阵发麻,心头更是悸颤莫名!“吼!”

正值此时,只听那昏暗的山谷中,突然炸开了一阵猛兽的咆哮声,其音宛若雷鸣,滚滚而荡,貌似一点也不比刚才见过的那条骨龙吼声逊色!伴随着这阵嘶吼声,同时只见那山谷内部,突然冲起了一道判若太古大岳一般巨大身影,威势压天!这可真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苏昊哪里还敢去看清楚那是个什么鬼?

他当即便震动起了背上的朱雀翼,快步迈向了远方,虽然不知所向,但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能逃多远、逃多远!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