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下载草莓app

“那种东西,又不吉利,还生的丑陋恶心,谁会喂养这种东西?”孙老问:“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没什么,想起来,便问了。”墨思瑜又问:“有人会用这种虫子代替人哭丧吗?”

孙老只觉得莫名其妙:“哭丧这种事,请个人就可以了,哪有用虫子来代替的,这不是对死者不尊吗?”

犹如一道光亮闪到了脑海里,墨思瑜一直想不通的事情突然就恍然大悟了。

上次跟楚初言一同去了祭司府,听到了人的啼哭声。

这一次,大祭司是故意将这种恶心的虫子摆放在偏厅里头,故意让她听到看到,以此想要趁机打消她内心里的疑虑,消除她的困惑。

让她以为上次之时,跟楚初言一同听到的哭声是这些鼻涕虫发出来的,而不是真正的人的哭声。

大祭司如此心思缜密的人,从来就不做这些无用功。

这鼻涕虫既不吉祥,又生的令人厌恶,药用价值也不高,祭司府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摆上这种东西?

唯一的目的,便是掩盖那些紧闭的厢房里传过来的凄惨的啼哭声了。

墨思瑜怔愣了片刻,讷讷开口:“我明白了!”

孙老不解:“你明白什么?”

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

“我明白你们这里的鼻涕虫不是什么好东西。”墨思瑜笑了一下,夹了一筷子的小笼包放进孙老的碗里:“您老多吃些,要长命百岁。”

孙老翻了个白眼,“你往后还是不要说这些话了,听到我耳朵里,总觉得你是在咒我早点归西。”

一顿早饭吃的欢快极了,墨思瑜摸了摸肚子,将空了的碗碟装进食盒,离开了药房。

马车已经准备好,停在院子内。

墨思瑜亲自动手,将里头的箱子往马车上搬。

月华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墨思瑜跳上马车,心口一跳:“余公子,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出去转一圈。”墨思瑜扬起长鞭,赶着马车,头也不回的从后院的门一路出去了。

月华在门口站了一会,只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等到她推开卧房的门,看到里头空荡荡的卧房,以及桌上留给楚初言的信件时,登时明了。

她抓起信件,快步往前院的书房赶去,用力拍打着书房的门:“小少爷,小少爷,余公子走了!”

……

墨思瑜赶着车到了大街上,心想:她主动离开了楚府,想必就不会让楚家的当权人为难了吧。

墨思瑜在哥哥的客栈前停了一会,又怕住在里头太过显眼,便继续往前行走,找了整个月城最大的客栈,进去订房。

哪知店主一看到来人是墨思瑜,眼神闪了闪,陪着笑脸道:“余公子,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这里的客房,已经满员了,您去别的客栈或者酒楼看看吧。”

墨思瑜见如此,只得去找别的酒楼和客栈。

可一连去了好几间高档些的酒楼和客栈,都是满员,都被拒绝了,墨思瑜此时才察觉到异样。

这可真是巧了,大过年的,通往外头唯一的山路还没有修好,哪里来的那么多贵客入住酒楼和客栈?

这不是明摆着不让她住店嘛?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