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pear雪梨

蓝千箬这话刚说完话,管家那边苦笑了一声。

夜宵继续进行,他们岂不是要在这边一直陪着蓝千箬?

他们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着蓝千箬啊。

管家在心里面苦笑一声的时候,忽然看到眼前多了一串用竹签穿起来的烤羊肉。

那迷人的味道已经在管家的鼻息之间流窜,管家感觉自己下一刻肯定要窒息。

“王妃,您这是?”

管家沿着竹签上的羊肉望向了蓝千箬,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请你们吃烧烤啊。”

蓝千箬把烤好的羊肉同时递给了一边的两名丫鬟和两名护卫。

一时间在场的人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这王妃真是没有架子。

“王妃,使不得,你是王妃,我们怎么可以吃您做的东西?”

冬日阳光下去游乐园游玩的围巾少女

管家脸色瞬间大变,他虽然不知道墨怀觞对蓝千箬的态度,但是他很清楚墨怀觞已经承认了蓝千箬的身份,那么蓝千箬从现在开始就是觞王府的王妃。

他们不能不对蓝千箬不敬。

“有什么不可以?我是人,你们也是人,我能吃,你们为什么不能吃?还是说你们把自己不当人看?”

蓝千箬满不在乎的开口。

在场的众人可是受过严格的训练,绝对不能做出超越他们身份的事情来。

因此哪怕蓝千箬愿意给他们吃,他们也不能吃。

“那如果我说赏给你们吃的呢?你们到底是吃还是不吃?”

蓝千箬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王妃赏赐,奴才吃得,吃得。”

管家一下听出来蓝千箬这话里面的意思,这是换个方式让他们吃东西。

管家接过蓝千箬手中的羊肉串,小心翼翼的吃了起来。

那边丫鬟和护卫看着管家开动,自然也没有闲着,直接开动起来。

蓝千箬看着他们吃得挺香的,就在想另一边的人应该也闻到了香味了吧,就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得住这肚子里面的蛔虫不叫?

事实上从蓝千箬开始叫丫鬟整理席玉阁的时候,墨怀觞就已经被吵醒了。

再到蓝千箬做烧烤的时候,那烟味香味不断的飘出,墨怀觞要说不嘴馋那是不可能。

只是碍于面子,他没有踏出那一步。

只能默默忍受着。

“王爷,王妃在隔壁烤着肉,味道好香啊。”

凌月换了凌日的班,守在墨怀觞房门外的小客厅里面,却没有想到一阵阵的香味从隔壁传来,简直让他馋到不行。

“香什么香?你要是觉得香,你就过去和他们一起吃。”

墨怀觞想到自己前面对蓝千箬所做的事情,直觉蓝千箬这是在报复自己,干脆直接将床帘一扯,直接睡了下去。

门外的凌月吸了吸鼻子,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好的福气吃到蓝千箬做的东西,只好低头哀叹起来。

另一边蓝千箬烤了很久的烧烤,没有想到根本没有引来墨怀觞,着实让她郁闷。

“王妃,王爷怕是已经睡下了,这个时候应该不会过来了。”

被蓝千箬喂得饱饱的管家哪里会看不出来蓝千箬时不时望向大门的方向,就是想要等到墨怀觞过来。

而墨怀觞显然很有骨气,说不过来就不过来,直接让蓝千箬为了引诱墨怀觞做了一堆的食物。

这下好了,蓝千箬半个都没有吃进嘴里面,部都进了他们的肚子里面。

“不过来就不过来,本王妃就不相信收拾不了他,你们把这东西弄下去吧。”

蓝千箬丢下手中的东西,让丫鬟和护卫收拾那些东西。

管家站在一旁看着,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王妃,恕老奴多嘴一句,王爷他从小到大失了母亲的照顾,再加上八岁那年出了那样的事情,王爷他更是对女人……”

管家觉得后面的话着实有些难以启齿。

“所以呢?小时缺爱,长大缺钙吗?那你回头好好多给他炖点骨头汤,不管是羊骨,牛骨还是猪骨,好让他补补钙。”

蓝千箬才不相信管家的鬼话。

墨怀觞的面容下是一张完好无缺的脸。

要是当年真出了那样的事情,以东胜国的医疗技术肯定是没有办法帮助他恢复到丝毫看不出来的痕迹。

因此要么当年墨怀觞没有伤得那么严重,要么就是现在的墨怀觞,也就是天机公子顶替了属于墨怀觞的身份。

而真正的墨怀觞极有可能已经死了,或者失踪。

但不管是什么情况,对蓝千箬来说,那张脸和她家祖宗是一模一样,他们之间要说半点关系都没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补钙?”

管家听着蓝千箬的话,愣了愣。

补钙是什么玩意?

他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蓝千箬没有理会他,转身进房间里面睡大觉去。

明天一早她还要去处理天机药铺药品上架的事情呢。

也不知道林初芸和易青青来人会不会带着人去药店里面够买那些香膏和芦荟胶。

蓝千箬心里面惦记着这个事情,直至迷迷糊糊之中睡了过去。

夜深露重,不知道什么时候蓝千箬的床边站着一个人,他双眼注视着躺在榻上的蓝千箬,也不知道像似看什么一般,久久没有动静。

直到他伸手捏了捏蓝千箬脸上的疙瘩,发现这些疙瘩都是真的之后,他不由得皱起眉头。

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悄无声息的转身就走。

感觉到人已经离开,蓝千箬睁开了双眼,揉了揉自己被捏的脸颊,她倒是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刚刚那人的手带着几分温温的触感。

“前面引你来吃夜宵不吃,半夜三更的跑到我房里面,就为了摸我的脸,着实有病。”

蓝千箬冷哼一声,翻身直接睡去,也不管那个半夜像个幽灵一样出现的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墨怀觞出了蓝千箬的房间,如同游魂一般重新回到了自己房间。

凌月知道墨怀觞去了蓝千箬的房间,却不知道墨怀觞到底去干嘛,看着墨怀觞有些魂不守舍的回来,凌月不由得皱起眉头。

“王爷,你这是……”

“没事,凌月,你明日到天机阁去让大师兄找找有没有去脸上疙瘩的东西,蓝千箬脸上的疙瘩本尊看着着实觉得碍眼。”

墨怀觞说完,转身直接进了房间。

凌月一听这话,怎么觉得有些怪异?

墨怀觞到底是看蓝千箬不爽呢还是说其实他对蓝千箬容颜的不满??

凌月想不通,也容不得他多想,墨怀觞已经回到房间去睡大觉。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disabled